企业借刑责逃废债 债权人利益难保障

部分企业滥用“先刑后民”规则逃废债,或以债务重组之名逃废银行债务,导致社会诚信环境恶化,交易成本提升。监管部门人士建议引入并执行“刺破公司面纱原则”和“深石原则”,加大对债权人合法权益的保护.


经济下行期,企业逃废债现象愈演愈烈。银行人士反映,有的债务人利用法律漏洞,蓄意造成关联资产被查封、被出租或担保失效,导致银行债权悬空。
陷入互保圈、担保链的江浙地区民营企业,滥用“先刑后民”规则逃废债。一位大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对财新记者指出,有的借款人出现债务危机,担保人本来资质尚可,但借款人在贷款到期前去当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,称自己骗贷,由此进入刑事程序。一旦借贷主合同失效,相应的担保合同也失效,担保人由此解套,最终造成银行债权损失。
或者是在借贷合同中,企业实际控制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,但该个人的资产没有抵押给银行。当企业违约,相应抵押资产被查封后,实际控制人本应承担连带责任,“老板给家人写个条子,称自己名下资产都抵押给家人了,银行就没办法执行。”前述大行江苏省分行副行长说。
还有银行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,虽然企业抵押了房产,但又把抵押房产租赁给别人经营,按照规定,要在租赁期满后才能执行,“这个房产的租赁合约是20年,租金一次性付清,银行要20年后才能执行债权。”该人士表示,虽然明知有猫腻,但从法律上看并无瑕疵,银行十分被动。
“在高杠杆环境下,债务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很强,债务人借去杠杆之名逃废债的现象在增加。”一位资深银行业人士对财新记者指出。
目前,大量国企和央企已经暴露信用风险,部分企业也有逃废债之嫌。“央企经常这样,重组一下就变成一个壳公司,资产腾挪一下,包袱就丢给了银行。”一位大行上海分行行长对财新记者说,国有资产划转经常就是一纸通知,有以债务重组之名逃废银行债务的嫌疑。
“企业借银行1亿元、2亿元,违约之后什么资产都没有,不可能亏损这么多,这种现象不正常。”前述江苏银行人士认为,过度借贷是银行的责任,但有预谋的关联资产转移在明显增加,企业实际控制人的资产转移走在了银行资产保全的前面。
上述资深银行业人士说,如果法律不加大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,社会诚信环境将更为恶化,交易成本更为提升。
上海银监局局长廖岷于2015年全国“两会”递交的提案建议,最高人民法院应研究出台适用于“刺破公司面纱原则”的司法解释,将实践中较成熟的规则固化下来,并充分利用案例指导该原则的审判适用。
“刺破公司面纱原则”来自英美法系,已被我国法律体系引用。所谓“刺破面纱”,是指若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,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,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。但在具体实践中,我国司法审判实践中很少适用该规则,未能充分发挥其对企业利用公司法人格逃废债务的威慑力。
除此,廖岷还建议,应进一步引入英美法系的“深石原则”,即无论母公司对子公司的债权有无别除权或优先权,在子公司支付不能或宣告破产时,不得主张抵销,不能与其他债权人共同参加分配,或者分配的顺序应次于其他债权人。这就避免了企业利用关联交易损害债权人利益。■
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2 02:57:07